奶蓟草-神奇的保肝素

加拿大健康元素保健品公司

下面是一篇关于奶蓟草的文章,摘自陈俊旭博士的《怎么吃也毒不死我》。《怎么吃也毒不死我》是一本介绍阻毒,解毒和排毒秘籍的养生图书。几年前国内的毒奶粉事件,现在炒得沸沸扬扬的台湾的毒饮料事件,让我们对日常摄取的食物越了越没有信心,也为自己和家人的身体健康而感到不安。食品安全机制的完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在这期间,我们所能做的也就是去辽解更多的保健知识,不仅让毒素远离我们,并且在我们体内没有存活的机会。

电击板下捡回一条命
1991年多雨的夏天,苏珊家的庭院草地上冒出了许多野菇,苏珊随手摘了一个乳白色的蕈帽,吃了两小口,每一口大概小指指甲般大。三个小时后,苏珊觉得她好像感冒了:全身畏寒、发烧、关节酸痛。再半小时之后,剧烈腹痛、恶心呕吐、黑便腹泻。苏珊觉得事态不妙,知道自己中毒了,赶紧打电话给毒物科,毒物专员建议送急诊,但苏珊知道医院没有解药,所以先打电话给好友马修•伍德。伍德是一位草药师,曾经在和苏珊闲聊时,说过吃到毒菇可以用奶蓟子解毒。

伍德赶到时,苏珊已经躺在浴室地板上,眼睛半睁半开,属于半昏迷状态。伍德看了一眼野菇,二话不说,就拿出口袋里随身准备的奶蓟子,虽然只有1/4盎司(约7克),但告诉苏珊尽力把这些种子咬碎,然后吞下。接着立即将苏珊送医急救,到达医院时,苏珊已经全身僵直,心电图乱跳一通。医师护士都围过来,双手拿着电击板,准备万一心跳停止时,做心脏电击。突然间,怪事发生了!心电图由乱跳状态,竟然无缘无故安定下来,心跳也恢复正常。床边三位医师与护士,你看我,我看你,从来没遇过这种怪事。眼尖的护士小姐,看到苏珊的嘴里、手里、衣服上有一些奇怪的种子。

苏珊在医院观察了几天之后,一切恢复正常就回家了。这家医院每年都会处理几件野菇中毒事件,几乎都是以死亡做结尾,这是第一次,病人神奇康复了。

苏珊所吃下的“野菇”,是全世界最毒的蕈类之一,俗名“死亡帽”,误食之后会迅速破坏肝脏。还好苏珊即时吃下顾肝草药奶蓟子,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。

奶蓟,保肝草药第一名
前述的案例是急性肝脏中毒的故事,我还有更多慢性肝损伤的成功案例。我在西雅图诊所,治疗任何肝病或慢性中毒的病人,都会用到超级排毒配方(SuperDetox)及草本排毒配方(HerbalDetox),而这两个配方,都不约而同含有奶蓟子,这是为什么?

因为治疗肝脏问题,奶蓟子非用不可,否则就是自然医学的门外汉。如果说奶蓟是保肝护肝第二名的药物,那么没有其他药物敢说第一名,包括中药的柴胡和其他任何天然药物和人工西药在内。

奶蓟的英文俗名是MilkThistle,拉丁学名是Siybummarianum。原产于欧洲地中海沿岸、北非、中东等地,现在已散播到欧洲其他各地、美洲及澳洲。由于奶蓟的茎和叶片被切开时,会流出乳白色的汁液,因此称为“奶蓟”。

奶蓟的应用历史悠久,至少超过二千年。翻开欧洲古籍,它早已被当作食物与药物使用。古罗马作家兼科学家大普林尼(PluniusSecundus,公元23~79年),在他的重要著作《自然史》(NatualisHistoria)一书中,就提到奶蓟汁加蜂蜜,可以促进胆汁排放。到了文艺复兴时期,奶蓟的医疗效果已被清楚地描述,主要用于肝脾阻塞(Liver&SpleenCongestion)。到了十九世纪初,德国科学家莱德马契(JohannGottfriedRademacher)正确地描述奶蓟的主要有效成分来自于奶蓟子的种皮。到了十九世纪末,《金氏药典》(King′sDispensary)已清楚描述该草药的适应症为:脾区钝痛,传及左肩;精神严重消沉与体力衰弱;肝、脾、肾脏的充血;徒手检查时,肝胆区有肿胀与疼痛反应,可伴随有胆结石、黄疸。

奶蓟解蕈毒,护肝效果一览无遗
苏珊误食毒菇,被奶蓟救回来,这是彰显奶蓟保肝功效的最佳见证。奶蓟对毒鹅膏蕈(Amanitaphalloides)有神奇的解毒效果,向来被欧美草药界与自然医学界称为是“最佳解药”。这种蕈类又称“死亡帽”(DeathCap),外观像是可口美味的磨菇,但是却含有剧毒,是全世界最毒的几种蕈类之一。这种毒蕈含有超强的肝脏毒素(Hepatotixins),吃下后几小时内会产生剧烈腹痛、呕吐、黑便腹泻,而且只要吃半个蕈盖就会致死。在欧美许多地区,它会像雨后春笋般地冒出在住家附近的草地上,在美国中西部,每个医院每年总有几个误食致死的案例。2006年,波兰有个一家三口的家庭误食之后,一名死亡,两名需要肝脏移植。它的毒性不能经过水煮,冷冻或风干方法减低。

奶蓟对于肝脏的保护、修护效果,在毒蕈的解毒疗效中一览无遗。实验证明,把致死性剂量的“死亡帽”注入老鼠体内,几分钟之内给予奶蓟,不但老鼠不会死亡,而且肝脏仅受微小伤害。据悉,德国的医院已经使用奶蓟的萃取物,做成注射药剂,在急诊室施打在误食毒菇的病患身上。奶蓟对于常服人工西药的病人尤其有帮助,因为很多西药对肝脏会造成损害。例如有一个研究,给60位长期服用Phenothiazines和Butyrophenones精神药物的病人,每天再服用800毫克的奶蓟宾,90天后,证实肝脏损害明显降低,而且奶蓟宾不会影响精神药物的效果。

奶蓟宾——最具肝疾疗效与保肝功能的物质
奶蓟的有效成分是奶蓟素(Silymarin)。主要存在于奶蓟的果实、种子、叶片当中。奶蓟素是一种黄酮木酚质(Flavonolignans),主要包括奶蓟宾(Silibinin,Silydianin、Silychristine)。其他黄酮木酚质还包括Silbum(包含Silandrin、Silyhermin,Syilymonin)。所有的成分当中,以奶蓟宾的效果最佳,它是目前世界上所发现最具肝疾疗效与保肝功能的物质。

奶蓟素能稳定肝脏细胞膜,维持肝细胞之完整性,使毒性无法穿透破坏肝脏。并能加速合成肝脏细胞的DNA,可以预防脂肪肝、肝炎、肝硬化、胆管炎、牛皮癣等症,同时可以抑制肝癌、乳癌、子宫颈癌的癌细胞生长与分化。

奶蓟素对急性肝中毒,有解毒功效。另外,奶蓟素具抗强力氧化功能,能增加肝细胞分泌谷光甘肽(Glutathione)的浓度,能保护肝脏细胞免受自由基破坏,效力远胜于维生素E。奶蓟素可抑制P450酵素系统,降低高毒性的中间产物,因此减少肝细胞与DNA的破坏。对于促进蛋白质的合成,奶蓟素能加快制造新的肝脏细胞,让受损的肝脏细胞自行修复再生。前面提过,肝脏是人体唯一可以再生的器官,而研究发现,奶蓟素可以让肝脏再生速度至少加快一倍以上。

除了维护肝脏,还可降血脂、防宿醉、酒精性肝炎脂肪肝降血脂、药物性肝炎胆道炎降低胰岛素抗性肝硬化、肝硬化(肝纤维化) 、怀孕时胆汁滞留降低肝癌、乳癌、子宫颈癌、前列腺癌、B型、C型病毒性肝炎。目前全球有很多研究报告显示,奶蓟可用来有效治疗许多肝病,例如,酒精性肝炎、急性肝炎、肝硬化(纤维化),甚至对B肝、C肝、肝癌患者,都有很好的保护与疗愈效果,如能搭配维生素B群使用,效果会更好。除了肝胆方面疾病,也逐渐发现它对降血脂、血糖调整、许多癌症有明显效果。最值得注意的是,它可以预防宿醉,如果在喝酒之前,或是在喝酒之时,吃下一些奶蓟,可以预防宿醉。至于可否增加酒量,理论上是可以,但我不喝酒,也不鼓励喝酒,所以不予置评,以免瘾君子滥用奶蓟。

如何服用最有效?
由于奶蓟素难溶于水,影响疗效,为了发挥效果,科学家将奶蓟素与磷脂醯胆碱(Phosthatidylcholine)结合,形成所谓的“Siliphos”,它的疗效比原来提高十倍。磷脂醯胆碱就是俗称的“卵磷脂”(Lecithin),是一种天然的界面活性剂,可增加脂溶性物质的水溶性。因此美国自然医学医师目前最常用的是“奶蓟型式”,就是这种Siliphos。在科技不够发达之前,老一辈的自然医学医师,则是吩咐患者咀嚼奶蓟子,或是将奶蓟子研磨成粉、煮成药汤,或做成酊剂的方式服用。如果用来解蕈毒,一般以酊剂舌下吸收的效果最好。在欧洲,医院已经开始使用皮下注射来解误食死亡帽的急性中毒。

有效剂量是多少?
现代化奶蓟子产品已经标准化(Standardized),通常是用奶蓟素作为浓度标准。一般奶蓟产品,标准化奶蓟素含量70%,建议量为每天三粒,每粒140~210毫克。如果是siliphos,标准化奶蓟宾含量70%,建议量为每天两粒,每粒140~240毫克。
如果是新鲜叶片,据研究是每天一片奶蓟叶熬汁,连续喝几天之后,就有明显降肝指数的效果。酒精制成的酊剂不建议使用,因为酒精会增加肝脏负担。

毒性与禁忌
奶蓟素几乎不具毒性,老鼠每公斤体重摄取20克也不会出现副作用。不只没有急、慢性毒性,对胚胎与幼儿也没有负面影响。难怪欧美人以前用奶蓟子来促进泌乳。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